首頁>文學資訊>文學評論

三登收獲文學榜丨文學陝軍專訪弋舟:到世界去

文章來源:陜西作家網發表時間:2020-12-30

  編者按:

  近日,備受文壇矚目的2020收獲文學榜公布榜單,短篇小說排行榜中,陜西作家弋舟《人類的算法》入榜。

  文學陝軍藉此機會,得以對話平日沉浸于寫作世界的作家弋舟,與他暢談《人類的算法》的自評、文學對于“人的困境”的意義、如何破解地域性書寫的拘囿,以及短篇小說的“輕重”等話題。

  弋舟的文學世界,自成一個龐大的語境,以作品上榜為契機的一次簡略采訪,我們視為弋舟系列報道的初始。弋舟新的長篇小說正在創作中,文學陝軍對陜西作家取得的成績、榮譽,也將以“長篇”的方式,連續地、系列地關注下去。

  

  文學陝軍:弋舟老師您好,日前,《收獲》雜志公布了“2020收獲文學榜”上榜作品名單,您發表于《野草》2020年第2期的《人類的算法》登上短篇小說榜?!妒斋@》作為國內重要的文學期刊,已成功舉辦五屆“收獲文學榜”,這是您第三次上榜。作為作者,如何自評您的《人類的算法》?

  弋舟:《收獲》是中國當代文壇的重要陣地,60多年來,她刊發了大量重要、優秀的文學作品,素有“中國當代文學簡史”的美譽。2016年,由《收獲》牽頭的年度文學排行榜創辦,基于她的文壇公信力與地位,這個排行榜迅速以其權威、多元、公正與客觀在海內外聚集起重要影響,成為透析當代中國文學的重要依據和“矢量圖”。

  榮幸的是,在首屆“收獲文學榜”中,我的短篇小說《隨園》便登上了短篇小說“專家榜”與“讀者榜”的雙榜首。對于一個寫作者而言,這無疑是莫大的肯定與榮譽。2018年,第四屆“收獲文學榜”中,我的短篇小說《核桃樹下金銀花》再次上榜,加上今年的《人類的算法》登上第五屆“收獲文學榜”,我上榜三次,對我而言,這是寫作生涯重要的成績,加之平凹老師的長篇小說也屢屢登榜,這樣的收獲,也可視為我們文學陜軍在全國文壇一份重要的成績與收獲。

  《人類的算法》寫于年初疫情最為嚴峻的時刻,彼時“算法”成為了我們關注疫情、乃至防疫的重要技術手段,同時,技術的進步也一并帶來了新的精神困境——生而為人,我們終究難以屈從自己僅僅是一個個抽象的數據?;诖?,我寫下了這個短篇。小說依舊從平凡者的世俗生活入手,而我試圖探討的,依然是人類精神世界的復雜性與每一個生命擁有者的心靈難度。當我嘗試著將一個具體而微的女性與浩大的“人類算法”相互映照時,我看到了生命個體在歷經艱難之后所能達到的寬宥與平靜,至少,這樣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當我們把個體的命運置放在人類的背景中時,我們能夠獲得某種安慰。

  小說發表于《野草》雜志,這本刊物是魯迅先生故鄉的刊物,我自己也一度受聘為紹興市的“駐城作家”,所以,這個短篇也算是我交出的一份作業。小說發表后,《小說月報》《中華文學選刊》均有轉載,算是擴大了讀者面,而《收獲》這本刊物與巴金先生的名字緊密地聯系在一起,“把心交給讀者”,是巴金先生最為著名的文學囑咐,在這個意義上,我也很高興這些刊物能夠讓我的小說與更多的讀者達成共鳴。

  

  文學陝軍:《人類的算法》寫于2020年春節后,《掩面時分》、《羊群過境》,它們都與“人的困境”有關。您在2020年出版的《庚子故事集》這個主題,也是從《丙申故事集》《丁酉故事集》一以貫之下來的。關于“人的困境”主題,今年全人類的集體感受尤為強烈,作為作家,您認為文學對“人的困境”的命題,“解釋”與“撫慰”的作用幾何?

  弋舟:我從事著這份工作,當然會確信這份工作的意義所在?!叭说睦Ь场币欢ú粫且粋€偽命題,否則我們就無從渴望進步,而所謂進步,也一定不僅僅限于我們對物質世界的改造,毋寧說,人類的進步之路,最終是以精神世界的解放為目的的。那么,指出我們的困境所在,體恤人的靈魂,甚至嘗試著給出一些方案,這些重大的命題,都成為了文學得以存在的前提。一個運動員如何跑得快,文學不太插得上手,那個要交給教練員,文學能夠幫上忙的,是運動員跑不快的時候,她會試著撫慰、試著加油、試著告訴你:跑不快也不是天大的罪過,因為生而為人,你就有人的限度。

  

  文學陝軍:對于短篇小說寫作,您是有話語權的,以短篇小說《出警》獲魯迅文學獎,著有五部短篇小說集,還寫有“新批評”系列文章論“短篇小說的稱重”,對于短篇小說的寫作,你認為它的“輕”與“重”可有平衡把握的“秘訣”?

  弋舟:話語權一定是沒有的,而且我也懷疑這個權真的會被誰擁有。雖然我擔任著省作協中短篇小說創作委員會的副主任,我也只是作為一個寫作者給出自己對于這門藝術的粗淺理解。短篇小說的“輕”與“重”,其實不過關乎著寫作者自身對于世界認知的“輕”與“重”,如何平衡,本身就是對于寫作者世界觀的考量。如果這里有“秘訣”而言,那就是我們的“三觀”直接在此得以表達,你面對世界的時候不知道輕重,你也將無從理解短篇小說的輕與重。

  

  文學陝軍:“山東高密,浙江嘉興,河南延津,哈爾濱北極村,陜西關中……當這一連串的地理坐標排列于紙面,熟悉中國當代文學的你,一定會在瞬間喚醒自己那頑固的文學經驗?!蹦凇赌桥炫鹊木朽笈c掙脫之力》一文中關注“拘囿”與“掙脫”的問題,既點明了地方性書寫的困局,也努力嘗試著開辟新的路徑。在您看來,作家寫作中的“必須”性,導致了目前地方性書寫的套路化。而真正的寫作,其實因為“受困于自己胸中那澎湃的拘囿與掙脫之力”,所以才能煥發出“西西弗斯般推石上山的虛妄的勇氣”。這種勇氣,終將令作家“張望到了自由”。擺脫地方性寫作的拘囿,它的路徑在哪?

  弋舟:到世界去。這個“到世界去”,也許更多地是在描述一種精神性的流浪,有些人兩腳跑出了萬里,靈魂不過依然關在自家的窯洞中。沒有“世界”作為映照,“故鄉”的意義也會闕如。我們都有過類似的經驗:自己的故鄉看在自己眼里,一定與一個游客眼中的感受是不同的,沒有那么美,或者沒有那么糟糕,同樣,當我們去往了他鄉,也將收獲到不同于當地人的經驗。這種現象只說明了“流浪”對于新的經驗的重要性。主體性的建立,是需要依賴他者作為參照物的。靈魂的因循守舊、故步自封,都是致命的牢籠。

  

  文學陝軍:很多外地記者對您似乎有一種“共識”——相對其他陜西作家,你的作品似乎多了些南方氣質。您對此的解釋是:“如果當真如此,只能歸結于血脈深處那些玄奧的基因了?!?/p>

  您祖籍江蘇,在西安成長,后長居蘭州,現在又回到西安。您常說自己是沒有故鄉的“異鄉人”,西安的古城墻和一毛錢一碗的岐山臊子面,是童年精神和物質的雙重記憶,還有那個希望與絕望同行、文化與思想碰撞的70年代生人的成長史。成長史對您的文學創作,意味著什么?

  弋舟:這份簡歷聽上去好像很復雜,其實復雜一些也未嘗不好,曲折往復,本身就構成“經驗”。在這個意義上,你也可以將我的“成長史”視為“流浪史”,而精神的流浪,我已經說過,對于一個寫作者而言是重要且寶貴的。

  然而反過來說,我的經歷似乎也未見得有多么的復雜,生逢此世,每一個中國人都感受著時代的宏力,我們的一切經驗,都受制于時代的洪流。

  

  文學陝軍:在《美文》雜志上讀到您的系列專欄“春臨”,對于各地的行走及感觸,您進行了專欄式書寫,踐行著“讀萬卷書,行萬里路”,2021年您的“春臨”專欄從內文“升級”為封三,還配了您的畫作,行走、書畫一體,是您的遣興一種,還是為一種生活方式的文學化表達?

  弋舟:《美文》是我們陜西在全國具有影響力的刊物之一,受邀寫專欄,當然是我的榮譽?!按号R”這個詞,是平凹先生題贈我的,也是我現在居住的地名,用它來做專欄的名字,對我而言,美意別具。散文這種文體在表達“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感受上優勢突出,以此來平衡自己的感性與理性,對我都是重要的訓練。

  至于“升級”,的確就是勉為其難的事了。我只能感謝《美文》的抬愛與鞭策。你說得不錯,這樣的方式更接近于一種“生活方式”了,是遣興,也是文化表達,重要的也許還在于,這是一個機會,令我將工作與活著本身更為圓融地貫通在一起,成為生命的修煉——我怎么寫就怎么生,我怎么畫,就怎么活。

  

  文學陝軍:您著有長篇小說《跛足之年》《蝌蚪》《戰事》《春秋誤》《我們的踟躕》,對于長篇小說的寫作,2021年可有意向和規劃?

  弋舟:已經有長篇小說的寫作計劃在展開了。2020年我簽約了“十月文學院”,這其中就包含有長篇小說創作的約定。很高興,此次簽約的作家中還有我們的“鄉黨”陳彥先生,我也期待自己能寫出不被鄉黨笑話的作品。

  

  文學陝軍:謝謝您接受我們的采訪,??????祝您的創作有更大的“收獲”!

  弋舟:謝謝?!拔膶W陝軍”是我們作協重要的平臺,你們辛苦了,也祝愿你們在新的一年越辦越好。

  文學陝軍記者 閆荷 嚴晴 程勇 胡旭靜

書記信箱 陜西省作協
微信公眾號
以提现的棋牌 体彩p3和尾预测牛材网 黑龙江快乐10分走势图 捕鱼来了功率 微乐山东麻将下载安装 大乐透ac值计算公式在线 河北20选5走势图 360吉林新快3 排列5怎么买容易中奖 云南11选5复式玩法 篮球混合过关啥意思 188比分足球比分 百度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mg电子游戏摆脱大奖 竞彩篮球胜分差大奖 dg官网中文官方 内蒙古时时彩2018120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