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作家作品>新作推薦

書評 | 王鵬程:個體命運與時代精神的共鳴交響——讀高鴻的長篇小說《平凡之路》

文章來源:陜西作家網發表時間:2021-02-10

  

個體命運與時代精神的共鳴交響

  ——讀高鴻的長篇小說《平凡之路》

  文/王鵬程

  《平凡之路》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路遙的《平凡的世界》,不僅是書名,其內容、主題和寫法,跟其也有很大的相似性,似乎是《平凡的世界》的呼應和回響。但這并不是說作者有意模仿路遙、重復路遙,而是同為陜北人,相同的地域文化、性格氣質、精神追求內在地決定了他們相似的寫作風格與精神氣象。

  從寫作風格與精神氣象來看,高鴻與路遙一脈相承,都以素樸的現實主義寫作手法,以道德完善和精神激勵為鵠的,以關愛人、教誨人、鼓勵人、重塑人為旨歸,都可以說是一種誠摯的布道式的虔誠寫作?!镀椒仓贰分械奶锛移咝值?,通過自己的努力奮斗,跳出農門,各自實現了自己的人生夢想,成為當地傳頌的偶像與傳奇。主人公田安國的大哥建國,上世紀六十年代考上了北京外國語大學;二哥興國和三哥衛國先后當兵提干,轉業后分配了工作;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安國兄弟四個在大哥和三哥的幫助下,先后到華北油田工作,有的還在那里考進大學讀書,為他們家族在梁莊和本縣的輝煌史又增添了濃濃一筆,成為當地的一段傳奇佳話。其中主人公田安國的奮斗過程和人生足跡,更具典型性,可以說是改革開放之后個體命運與時代精神的共鳴交響的代表。因為三哥的幫助,他從一個失學少年、失意農民一下變成了石油工人,從遭人冷眼、被人嘲弄、卑如草蟻的底層勞動者, 變成了“吃官飯的令人羨慕的工人”,成為油田車間的鉚工。但他的工人之路并不順當,因為年紀輕力氣小,在車間不受待見,被發配到油田的農場去種水稻,他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惑和絕望——“前路漫漫,大霧迷茫,他看不清前進的方向,也看不到前面的曙光”。但他并沒有絕望和氣餒,無論面對怎樣的困境,都表現出不屈不撓、勇往直前的勁頭,終于在行政辦公室通信員崗位的幾年里,“從一個青澀的少年變成了穩重的青年”。之后,他做過工會電影放映隊的放映員,苦學英語并成為科研所情報室的翻譯,成為第一批到德國留學的技術人員,最終離開體制,成為德國柏龍啤酒在中國的市場代理。在創業積攢了第一桶金后,他不忘回報桑梓,返回家鄉投資現代化生態農業,帶領鄉親們一起致富。這其間,他遭遇了愛情和婚姻的變故,工作與事業的挫折,但他憑借著念頑強的毅力和堅定的信念,一次次有驚無險地蹚過了人生的險灘——“生活就是這樣,你要想不被淘汰,就需要不斷地做出調整,咬緊牙關迎難而上,才能適應瞬息萬變的生活,立于不敗之地,逆風飛翔,成就你的人生夢想。否則一輩子渾渾噩噩,醉生夢死,最終將一事無成,成為社會的棄兒?!币驗楹V信這樣的人生哲學,他身上表現出迷人的性格魅力、純凈的道德詩意和燦爛的精神光芒。高爾基說:“文學的目的在于幫助人能理解自己,提高他對自己的信心,發展他對真理的志向,反對人們的庸俗,善于找出人的優點,在他們的心靈中啟發羞愧、憤怒、勇敢,把一切力量用在使人變得崇高而強大,并能以美的神圣精神鼓舞自己的生活?!碧锇矅亲髡邇A力塑造的這樣一位時代英雄。同時,因為田安國是弄潮改革開放的第一撥驕子,身上也表現出強烈的時代精神和厚重的歷史質感——我們可以看到:朝氣蓬勃的改革時代,整個社會有著普遍廣泛的共識,體現出一種明朗、積極、樂觀的理想氛圍,社會各個階層有著流動和跨越的可能性,個人通過奮斗還可以改變命運。這無疑是今天的我們極為懷念和感喟的。

  一般說來,“文學的任務,藝術的任務究竟是什么呢?就是把人身上的最好的、優美的、誠實的也就是高貴的東西用顏色、字句、聲音、形式表現出來?!睂τ趯懽髡叨?,當他具有良知和使命感的時候,“人身上最好的、優美的、誠實的也就是高貴的東西”,才能表現出來,作品也才能具有人性溫情與社會關懷,也容易引起讀者的共鳴。在《平凡之路》的田安國、田保國、梅婉婷等身上,我們都能夠看到人性中“最好的、優美的、誠實的也就是高貴的東西”。如田安國和梅婉婷的愛情和婚姻遭遇八十年代新的愛情觀、婚姻觀和世界觀的沖擊,面臨危機時,田安國真誠地打開了自己的心扉:“有時候,他又覺得,婚姻中的兩個人就像是行走在沙漠里的一對游客。開始的時候感受著腳下的綿綿細沙,背著滿滿一壺的幸福,激情澎湃地去實現自己的夢想。慢慢地,時間長了,走得也遠了,當初的激情已經被沙漠的險惡所磨滅,取而代之的是身心的疲憊。再次舉目,沙漠的盡頭還很遙遠,回去的道路又不見了蹤影,猛然間才醒悟,原來夢想不一定都是美好的?!橐鲂枰嗷v扶,不要丟下任何一個人獨自前行,沒有了彼此的關愛,誰也挺不過沙漠中的風暴。愛情需要兩個人的經營,不要自私到獨自喝完了共同的甘露,沒有誰能忍受一直艱苦跋涉而沒糧沒水的旅行?!?他們在離婚之后,才明白了彼此的誤解,明白了愛情與婚姻的真諦,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田安國也通過反思明白了他們之間悲劇的成因:“在這段感情里,原來他們是這樣勢均力敵, 結果統統慘敗。她毀掉的,是他關于她的那個夢想;而他欠她的,是一個本來承諾好的世界。一對沒有共同生活理念的人錯把浪漫當愛情,把愛情當婚姻,又把婚姻當游戲,這種注定了的悲劇是怪不得別人也怨不得別人的。他們一直是彼此精神世界里的陌路人——這是造成他們婚姻失敗的真正原因?!闭沁@種真誠的反思和責任的擔當,使得田安國以及其他人物體現出認真積極的生活態度和嚴肅莊重的人生擔當。同時,在他們身上,我們能夠看到心靈的聲音,能夠聽到一種強烈的召喚,那就是自己時代的召喚,自己使命的召喚,外在的呼喚和內心的激勵使得他們不斷地經受生活的種種磨難,創造出奇跡。作者相信這種召喚,并嚴肅對待它們,體驗它們,并竭盡全力,給予了它們豐富和渾然的描述。

  當然,《平凡之路》與《平凡的世界》又有很大的不同。萊布尼茨說:“沒有兩片完全相同的樹葉,世界上沒有性格完全相同的人?!笔澜缟弦矝]有兩部完全相同的書。從容量和規模上看,《平凡之路》比《平凡的世界》更為廣闊和浩大一些?!镀椒驳氖澜纭贩从沉酥袊狈睫r村1975至1985年發生的歷史巨變,《平凡之路》反映了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中國北方農村發生的滄海桑田,人物的活動空間從關中到華北到歐洲到華南;從人物命運上來說,孫少安和孫少平們無法跨越界限明晰的城鄉壁壘,雖都努力奮斗,拼命掙扎,但都無一不以失敗而告終,而《平凡之路》中的田氏兄弟,都通過自己的努力奮斗和時代的因緣際會,跳出農門,脫離農籍,成為世俗意義上的成功者。作者也附帶提及到六七十年代托關系走后門的歪風邪氣,但缺乏深刻透徹的反思;從藝術上看,《平凡的世界》雖顯得拖沓臃腫,但其朗潤和暢而又激情澎湃的敘述,具有一種難以抵御的裹挾力和感染力?!镀椒仓贰份^之雖然稍微精巧嚴謹一些(開頭花了近六十頁的篇幅敘述田安國祖輩的家史,藝術上凝練不夠,過于冗繁。這點柳青《創業史》的“題敘”可為參鑒,柳青用萬把字的篇幅,就舉重若輕地交代了梁三老漢解放前三次失敗的創業),也冷靜節制一些,但敘事也流露出一些明顯的干澀和窒塞。

  總體而言,《平凡之路》延續了柳青、路遙、陳忠實等所建構的“文學陜軍”的現實主義傳統,在宏闊的歷史背景中立體地展開了改革開放以來的社會變化和人心變遷,塑造了田安國、田保國、梅婉婷等與時代精神共鳴交響的不同尋常的典型人物,是近年陜西長篇小說創作不可忽略的重要收獲。

書記信箱 陜西省作協
微信公眾號
以提现的棋牌 广东11选5中奖技巧 武汉赖子麻将 足彩奖金时间 五分赛车能赚钱吗 四川金7乐昨日开奖结果 中国竞彩足球比分官网 东北麻将单机游戏下载 江西新时时彩官网 哪个平台有澳洲幸运10平台下载 黄大仙三肖中特网 福建11选5任选五走势图 福彩3d開奖结果今天是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2怎么刷金币 国中高频彩 网上最靠谱的彩票网站